首页 > 沙海清泉 > 美文鉴赏
 
踏寻“沙漠小白宫”
发布:2013-12-25 | 作者: | 来源:阿拉善日报 | 查看:

初冬的额济纳,阳光如春风拂面般温暖可亲,天空也是那种沁人心扉的湛蓝,如孩子透彻眼睛至纯至美,飞机掠过时,拉出的长烟让人充满了无限的遐想,嗅一嗅暖暖的阳光,气息也是甜丝丝的,天地间洋溢着特有的温馨。电话响了,是友人约我去踏寻额济纳境内上世纪三十年代英国驻华大使台格曼称为沙漠小白宫的新绥(新疆迪化—绥远省归化)汽车干线上的重要站点——乌兰爱里根的旧址。简单装备后,便踏上了寻找之旅。

几人乘车离开市区达来呼布后,向东行驶,途径额济纳享誉世界的胡杨林,据统计2013年胡杨节,额济纳旅游人数已达到33万人次,这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常住人口不足两万人的小镇来讲,已是人山人海,十月底以后,随着天气的转冷胡杨叶子寥落,小镇又恢复了昔日的气息。喧嚣过后趋于宁静的胡杨林也别有一番韵味,冬日的胡杨林落光了叶子的天空显得格外空阔,阳光就在满世界无遮无拦地倾洒着,衬出冬日的安静,阳光更加的响亮了,汽车继续沿着公路继续向东缓缓前行,在路边胡杨林中掩映着一处八十年代砖厂遗留下的几排家属房,看着格外的情切,眼前又浮现出儿时夏日里家家户户在门前的小菜地里种西红柿、豆角、辣椒、茄子的往昔,这些影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已从我的记忆中消失,彻底地绝迹,但今日却又突然地出现在我眼前,让我荒漠的心灵为之一颤。

继续向东,路两旁是一簇簇的红柳林 ,每年七八月是红柳花盛开的季节,它就是一个风向标,意味着额济纳最美的季节开幕了,粉红、绯红,一簇簇、一丛丛,迎风摇曳,涂染着一层层,一片片耀眼的粉红,成了荒漠绿洲额济纳最早的风景线。那粉彤彤的花絮,汇集了无数娇小的花苞苞,聚攒着生命的能量,在烈日炎炎下尽情地绽放,远远望去,像似大地飘起的棉花糖,煞是好看。岁月无声,冬日里,红颜退去,红柳林寂静的蓄积着能量,那是一种无需衬托的淡定,如果让我来选择一种额济纳的植物来比喻自己,我会放弃胡杨选择红柳,默默无闻,在开花的季节里,欣赏着自己的美丽。

渐行渐近,穿越了胡杨林,我们便到了巴丹吉林沙漠的边缘,弃车后,开始了徒步翻越沙漠。蓝天映衬下的巴丹吉林沙漠格外神奇壮观,巴丹吉林,只是从称呼上便淋漓尽致地感受到它深邃的底蕴。在沙漠里,物质世界的精彩已经荡然无存,抬起头享受着没有一点瑕疵的蓝天,四周安静的只能听见自己喘气的声音,没有风的沙漠是恬静的,起伏的沙丘伸向天际,天地合一的景观,让我为之震撼。在旗档案局李靖先生的指引下,我们终于几经周折找到了位于额巴公路北侧,隐藏于沙漠边缘早已废弃的新绥汽车干线上的重要站点乌兰爱里根(沙漠小白宫)的旧址。上世纪三十年代初英国驻华大使台格曼从北京经新疆回国,路过额济纳,曾在这住宿一宿,大加赞许为“沙漠小白宫”。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人们把“沙漠小白宫”的头衔移花接木到了二道桥的塔王府(塔王府建于1940年)。站在高处的沙丘上能清晰地看到院落的轮廓,院落遗址很大,东西长大约有五六十米,南北宽约十几米,房屋的墙体几乎全部坍塌,所幸的是还残存一截半米高的东墙角,墙体内侧是用石灰加碎草末粉白的一面墙,在阳光的照耀下白花花的墙皮格外显眼。院址四周已全部半荒漠化了,稀稀疏疏的长着几株胡杨,见证了“小白宫”的往昔。

冬天太阳下山早,当夕阳挂在肩上时,我们启动了归程。因为已过了立冬,沙漠和胡杨林略显苍凉和黯淡,但添了些许温婉。汽车已在不远处等着我们,顿时步履轻松了许多,今天找到了扑朔迷离“沙漠小白宫”的遗址,心中又一阵窃喜,幸福悠然而至。记得有人说过“幸福”不是用来攀比的,也不是用来炫耀的,而是用心来感觉和发现的,此时荡漾在旷野恬静的气息,让我再次迸发了能生活在这片有诸多故事频发热土上的自豪感,心里暖暖的,今年又是一个暖冬!(裴海霞)


 
坚韧的生命:上一篇 <  |  > 下一篇:戈壁情丝
 
阿拉善右旗人民政府主办   阿拉善右旗党委宣传部承办  蒙ICP备12003640号-1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 阿拉善右旗人民政府   蒙公网安备 1529220200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