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沙海清泉 > 美文鉴赏
 
无尽的哀思
发布:2014-01-17 | 作者: | 来源: 阿拉善日报 | 查看:

    这篇文章已经埋在我心中很久了,我一直不敢写,因为父亲去世的那一刻,我清楚地记得。那天上午回到那个熟悉的楼道踏进父亲的房间,我看到的是静静躺在床上的父亲,当我叫“爸爸,您怎么还不起床,打电话也不接,快起床啦……”可是万万没想到父亲已经不会再和我讲话,也根本就听不到我呼唤的声音。在那一刻,我觉得天都坍塌了,父亲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父亲根登扎木苏因心脏病走完了74年的人生历程,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一生奋斗过的这片土地。快一年了,我在无尽的思念中度过每一天每一刻。总是不相信父亲真的去世,总认为是一次长久的远行,可是一天天一月月,终究没有等到父亲的归来。每次回到那个熟悉的小院子的时候,我再也看不见高大帅气的父亲,那一刻我的心跳加速,泪流满面,心情非常沉重。每到夜深人静时,父亲和我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在脑中闪过,他那熟悉的身影,他的音容笑貌就在我的眼前,总是让我辗转难眠。


    时光如梭,父亲走了都快一年了。静心思念,对于父亲的养育之恩,教育之果,我没能悉心报答,心存更多的惭愧,也真正明白 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感受。父亲虽然走了,但他的音容笑貌却永远地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父亲长得很精神,高高的个头,年轻时绝对帅气十足。17岁的时候他积极响应党的号召,来到当时文化较落后的阿拉善旗,下牧区建学校,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牧区学校度过。牧民的生活困难,孩子们上不起学,父亲就挨家挨户地去做思想工作,牧区居住分散,父亲有时骑骆驼,有时步行,翻沙漠,走隔壁,数九寒天冒着沙风大雪,盛夏时节顶着烈日酷暑,要赶几天几夜的路程,才能从一个牧民家里,再到另一个牧民家里。


    屈指算来,父亲在阿拉善工作了近四十多年,为阿拉善的民族教育事业做了应有的贡献。他没有辜负党的培养教育,一生一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教育出来的学生遍及全盟,父亲也由一个普通人民教师走上了旗教育局的领导岗位。在那样一个漫长的时间里,父亲却一直保持不变的工作激情,一生践行党的宗旨,从遥远的东北老家来到阿拉善,既成就了自己的事业,也成就和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看到了他们的辉煌。


    我永远崇拜父亲的坚强性格和执著的追求。父亲把那博大、厚重、如山似海的父爱悄无声息地给了我们,让这个家多了许多温馨和快乐。如今他走了,但他的每一句话都珍藏于我的记忆中。


    区区一篇短文,写不尽我对父亲不尽的思念。在我的心中,父亲根本没有走,他的笑容,牢牢地记录在我的脑海中,他永远都活在我们的心里。 (道日娜)


 
 
阿拉善右旗人民政府主办   阿拉善右旗党委宣传部承办  蒙ICP备12003640号-1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 阿拉善右旗人民政府   蒙公网安备 1529220200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