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沙海清泉 > 美文鉴赏
 
毛不拉湖最深情的一瞥
发布:2014-01-17 | 作者: | 来源:阿拉善日报 | 查看:

    说不清是多少次了,尤其是近日,每每进入梦乡就见着你——叫我牵挂不已的毛不拉湖。


    在腾格里沙漠的众多湖泊中,毛不拉湖并不出众。既没有月亮湖涟漪阵阵的多情,更没有天鹅湖映霞怀月的浪漫。这是一处流干了眼泪的湖。现在,她用最后的乳汁养育着她曾经青春过、多情过的那片土地——毛不拉湿地。


    记得,那是深秋的一个周日,风和日丽,祥云悠悠。我带领相关部门的负责人来到毛不拉湖。主要任务有两项:第一,考察这里的水资源情况。计划明年在这里开展水资源勘查工作,将毛不拉湖确定为葡萄墩工业园区的备用水源地。第二,实现我少年时的一个梦想,到毛不拉湖打一次沙枣子。车子在颠簸的便道上行驶了20余公里,终于看到了沙枣树。


    到了毛不拉湖才知道,湖泊早已经干涸,湖底变成了湿地。我问嘎查书记,毛不拉胡是什么时候没有水的?他说,我们小的时候,到了春天,湖里还有一点水,野鸭子也过来这里游玩。到了夏天,湖里就没有水了。50年代,为了治沙,我们的父辈们在湖边种沙枣树,那个时候水已经很浅了,后来,干脆就没有水了,只留下那个开水了(当地牧民把流水的泉眼叫开水)。我的心似是被什么揪了一下,那样的生痛。又一个湖泊消失了,这意味着什么?我有点纳闷,美好的东西总在消失。我有点失魂落魄,原以为这里秋水荡漾,候鸟集集,南飞的鸟儿在这里养足精神,在冬天到来时,集体南翔。可是,在我眼里,这里只有一片湿地,湿地的周围是一片稀疏的沙枣树林。无情的岁月将我梦中的碧波蒸发得无影无踪,岁月的刀斧又将硕壮的沙枣树砍斫的东倒西歪。你还要索取吗?人类的欲望难道真的没有止境吗?


    微风中,沙枣树瑟瑟颤抖。枝头的枣儿红丢丢的,他们都忙着打沙枣去了,我独自在林间徘徊。那是30多年前的事情了,记得每年9月份,我们都要参加劳动——到白土井或者石头井去打草(就是到沙漠里割芦苇或沙冰草)。每天在生产队长的吆喝下,早出晚归。住的是帐篷,吃的是骟驼肉揪面。出门一把镰刀,回来一捆干柴。疲惫不堪的我们还得自己做饭。三块石头支一鼎铁锅,挖地三尺掘一口井。那是一个半大小子吃死老子的年龄,一天2斤粮食勉强果腹,所以,到了天黑,大人们便偷偷出发,大约穿越10里沙漠就到了毛不拉湖,在那里偷偷地打沙枣。为什么要偷偷地干呢?我们是腾格里苏木的人,毛不拉湖是嘉尔格勒赛汉苏木的地盘,据说,这片林子专门有人看管。我打过三次草,大人们嫌我小,每次打沙枣都不让我去,怕把我丢掉。毛不拉湖的沙枣又大又甜,每每想起来总是让我口舌生津。那个岁月,沙枣子就是粮食啊!对我们这些干重活,又吃不饱的人来讲,多想拥有一口袋沙枣子。自此,毛不拉湖便给我种下了深深的相思。


    今天,我终于来到了魂牵梦绕的毛不拉湖,看着满树的沙枣,那种食欲却怎么也提不起来。是我们的生活太优裕了吗?不是,绝对不是。一个人即使当了皇帝,他对少年时期,尤其是困难时期填饱肚皮的食物永远不会忘记。记得有一则相声说的是朱元璋当了皇上后,虽然有吃不尽的山珍海味,可是他偏偏忘不掉做乞丐时丐友们给他的“珍珠翡翠白玉汤”,居然让御厨给他做这种饭。走在一颗倒下的沙枣树旁,我停下了脚步。抚摸着沙枣树巨大的身躯,我不由得发问:是何人将你栽种在这里?我是否吃过你的果实?你是何时倒下的?是谁将你放倒?这棵饱经风霜的老树只是默默的沉睡着,想挥挥手,可惜连一根树枝都没有了,但是我知道,他的记忆没有消失,他不屈的灵魂还在,只不过他不想再说什么了。在与风沙的抗争中,倒下也是光荣的,他把生命还给了大地。我怀着敬仰的心情绕树三匝,口中默念:好悲壮!


    夕阳燃红了腾格里,沙丘拉长了斜影。收获颇丰的他们等待着我的“回吧!”


    走出毛不拉湖,我有意驱车到一座山包上。下车回望,失去韶华的湖泊,夕阳晚霞竟然唤不回你的浪漫,我真有些黯然神伤。所谓湖,也只是昔日的湖了,是我们想象中的湖了。也许,在我的有生之年再也看不见你的多情妖娆,可我已经下定决心,不会再向你索取。如果有可能,我会给你呵护。


    夕阳终于西垂了,我深情地望着苍老的毛不拉湖,慢慢地退回车子里。我还想抽空过来,谁曾想,不久我又到了别的地方工作,难道,那深情一瞥是最后的一瞥吗? (秦风)


 
儿时的年味:上一篇 <  |  > 下一篇:无尽的哀思
 
阿拉善右旗人民政府主办   阿拉善右旗党委宣传部承办  蒙ICP备12003640号-1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 阿拉善右旗人民政府   蒙公网安备 1529220200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