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沙海清泉 > 美文鉴赏
 
儿时的年味
发布:2014-01-17 | 作者: | 来源:阿拉善日报 | 查看:

    儿俗话说“过个大年,忙乱半年”,不经意间,又是一个春节,忙乱之余,总是感觉少了一些年味儿,不知是物质生活丰富了还是已经成年了的缘故,过年除了忙碌再也没有了其他的感觉……


    记得小时候是那么热切地期盼着过年,进入腊月就开始倒计时,每天抱着日历数离过年还有多少天,尤其是腊月二十三“祭灶”之后,“年味儿”一天浓似一天。


    春节前扫房,是多年的传统习惯。父母将扫帚绑在竹竿上做成“长扫帚”,仔细地将房屋的每个角落都打扫干净,儿时的我则和姐姐们一道,跟在父母的身后帮着搬东西、擦玻璃,个个忙得不亦乐乎,临了,还要拉着父母给评判一下谁干得活儿多,谁擦的玻璃干净,身为家中老幺的我自然受到的褒奖要多一些,一家人都沉浸在“欢欢喜喜辞旧岁、干干净净迎新春”的氛围中,虽然辛苦却乐在其中。


    那时候过年,置办年货可以说是一家人的头等大事,每每这个时候,便是我们姐弟几个最为兴奋的时候,推起高大的自行车,拉着父母挤进人头攒动、车水马龙的商店,指着自己心仪的商品央求着父母给买上,一向节俭的父母在这时也会一改往日的威严,即使少买点烟酒,也会尽量地满足我们那一个个小小的愿望:多给称上一斤糖,多给买上五元钱的花炮,再来两张漂亮的年画儿……这些在现在看来是多么微不足道的愿望,衬托出的却是父母对我们深深的爱,足以让我们幸福一生。


    最难忘的是除夕,一大早,一家人简单吃点早饭就开始打扫卫生,里里外外、房前屋后都要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贴春联、贴门神……午饭过后,父亲磨刀霍霍,将家里最好的羊肉拿出来煮进一口大铁锅里,放上葱、姜、蒜、萝卜,亲自用柴火文火慢炖,不一会儿便香飘四溢,馋得我们不由得时时咽口水。好不容易挨到夜幕降临,父亲还要带着我们在爷爷、奶奶的牌位前上香磕头,然后再点燃一串鞭炮,年就算正式开始了。母亲摆上满满一桌好吃的,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开始“装仓”——浓郁的清炖羊肉、可口的凉菜、甘甜的糖果,那个香啊即使现在的山珍海味也难以匹敌。还未等吃完,邻里间的炮声便此起彼落,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年味儿,我也按捺不住性子了,拿出最大最好的花炮,请一家人到院子里看花炮,还时不时地要和邻居家比一比,看谁家的花炮燃放时间长、谁家的花炮喷射得高。放完花炮一家人又围坐在一起玩扑克、下跳棋、掀牛九,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玩得热火朝天,平日里对我们管教甚严的父母在这一天也会由着我们的性子,陪着我们玩到深夜。到了后来,家里有了电视机,除夕夜里就更加的热闹了,我们在玩游戏之余又多了一项活动——看春晚,那令人捧腹的相声小品,惹得全家人哄堂大笑;精彩纷呈的歌舞表演,又让一家人陶醉其中……过年的感觉可真好。


    大年初一还不等天亮,一家人便迫不及待地翻身起床了,父亲拿起扁担,要赶在别人家之前打起新年的第一桶水,母亲则张罗着我们穿上她亲手缝制的新衣服,揣上一个特制的“灶馍馍”,然后一家人便抱起一堆干柴兴高采烈地走到村外的空旷处点燃,父亲嘴里念念有词,带着我们从火堆上一一跨过,寓意新的一年红红火火,万事如意。这项家乡独有的习俗父母称之为“燎天篷”,至今仍让我难以忘怀,留恋不已。


    家乡大年初一最重要的一项活动莫过于“拜年”了,不同于现在仅限于亲友间的“拜年”,那时候家乡的“拜年”是邻里之间的“大拜年”。在这一天,母亲是断然出不了门的,因为随时都会有客人来“拜年”,父亲则会跟着“拜年”的队伍,每家每户都要走到。随着走访的人家越多,“拜年”的队伍也越来越庞大,有时候甚至几支“拜年”的队伍会碰到一户人家里,大家济济一堂,有说有笑,热闹极了。大人们前脚刚走,我们这些小毛孩组成的“拜年”队伍又到了,“爷爷、奶奶,叔叔、婶婶”满口叫着,“过年好!过年好!”吉祥话儿说个不停,听得主人心花怒放,笑容满面,抓起大把大把的糖果塞进我们的口袋。走不了几家,每个人的口袋里便被塞得满满当当,赶紧跑回家去全部放下,再接着一家一家地“拜”。一天下来,“挣”回来的糖果居然比父母买给的都多,那种欢欣、愉悦的心情别提有多美了。


    到了初二初三,便轮到亲戚朋友来“拜年”了,不同于初一走马灯似的“拜年”,这几日来“拜年”的客人是要在主人家“过年”的,吃一顿饭、喝一场酒,说说知心话儿,深厚的亲情、友情在节日里更显亲密。待到班车通车后,各家又满心欢喜地迎来了在外地的儿女们,亲切的呼唤,爽朗的笑声此起彼落,传遍大街小巷,也将浓浓的年味儿推向了高潮。而在这期间,最快乐的莫过于我们这些孩子了,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起,捉迷藏、打沙包、跳皮筋……就连小小的鞭炮也会被我们玩得花样百出,乐此不疲。玩饿了,不管去谁家,喷香的饺子、鲜嫩的手抓肉管够,吃得我们一个个肚皮滚圆,嘴角流油,父母们也都落了个省心。儿时的年味儿就在这不甘为人后的拼搏精神和邻里间和睦淳厚的朴实乡情里,一直持续到正月十五才会渐渐地消散。


    生活在一天天变好,对过年的期盼却一年淡似一年,传统的一些习惯在渐渐地远离我们,物质生活极大地丰富了,想吃什么、想穿什么不再需要等到过年,却再也吃不到小时候除夕夜那么香的年夜饭了,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等待过年的欣喜、忙年的欢乐,以及渗透在每个人骨子里的“年味儿”了。 (彭世荣)


 
 
阿拉善右旗人民政府主办   阿拉善右旗党委宣传部承办  蒙ICP备12003640号-1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 阿拉善右旗人民政府   蒙公网安备 1529220200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