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沙海清泉 > 美文鉴赏
 
我有一只小羊羔
发布:2014-02-08 | 作者: | 来源:阿拉善日报 | 查看:

    我的童年,最让我高兴的一件事,是我拥有了一只小羊羔。最让我痛心的一件事,是那只小羊羔在一个雨夜离我而去。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季,父亲出去找骆驼,回来时抱着一只小羊羔。我咋看不像我们天天见到的那种羊。父亲说:“这是一只黄羊娃子,它妈不要它了,一个在沙子里怪嗫樟(可怜)的。”于是我们就收留了它。 

    小黄羊机灵活泼,比我们自家的羊羔子好养活。它每天在我前后缠绕,我走哪里它都跟着,有了如影相随的关系,有好吃的总是先给它吃。它常常做出一些亲昵的动作,用舌头舔我,用头抵我,非常招人喜爱。
 
    到了秋天,它已经很健壮了,头顶还长出一对小角,黑黝黝的带着螺纹,特别好看。父亲说,这是一只公羊。我最喜欢摸他的小角,可是它最讨厌人摸它的小角。每次,当我摸它的小角时,它都甩头躲避。
 
    冬天来了,它长大了。开始在雪地里奔跑,开始到井上去喝水,开始不在屋里休息……小黄羊特别喜欢冬天,但是,不和我们家里的羊住在一块,有点孤独的样子。
 
    春天到了,它开始独自在附近吃草。我给它喂羊奶,它开始拒绝。每天,它出去的时间越来越长,所到的地方也越来越远……  

    夏天到了,它好几天才回来一次。我骑上毛驴追踪过它,它的行踪到达10公里之外。我有了一种不祥地预感,它最终要离开我。邻居家的大孩子告诉我:“黄羊本来就是野的,你把它养大了,它就要跑,与其让他跑掉,还不如杀掉吃了。”这是这里的普遍做法。当我家也要采取这个措施时,我哭了,我哀求……  
    
    最后,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黄羊终于走了。我哭了。后来,它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视野。每每想起它,我就流泪。儿时的情感脆弱,但是真诚。我尝试着找到它,最终没能找到。梦里,小黄羊常常舔我,吮吸我的指头……  
  
    后来,我长大了,也离开了家乡。和那只小黄羊一样,渐行渐远,离开哺育我的地方。  

    50多岁了,还在想念我的小黄羊。它还活着吗?生活的还好吗? 

    确实,在我一生的记忆中,小伙伴们都不见了,唯独小黄羊历历在目。当年,它离开我,那是本性,可我就是不愿意要它离去……也许,是我太爱它的缘故。 

    我知道,这份爱,这份记忆,这份思念会伴我走到生命的尽头。但愿我的小黄羊安好!  (逸夫子)


 
 
阿拉善右旗人民政府主办   阿拉善右旗党委宣传部承办  蒙ICP备12003640号-1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 阿拉善右旗人民政府   蒙公网安备 1529220200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