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沙海清泉 > 美文鉴赏
 
爸爸的喜悦是悠扬的舞动
发布:2014-02-12 | 作者: | 来源:阿拉善日报 | 查看:

在重孙女的百日宴上,爸爸绯红的脸颊上写满了疼爱、欣慰、幸福与喜悦。感动他的不仅仅是那份欢笑与热闹,老亲家的一声“老班长”,喜悦幸福伴着记忆深处的那份荣耀,那份自豪,那份欣慰,让他的心焕发了军旅生涯的蓬勃朝气,他像一个老将军一样听到了军号,踏歌而舞。

八十岁的父亲跳起了朝鲜族舞蹈,伴奏是他自己哼唱的“陕北出了个刘志丹,刘志丹不简单,带着部队上横山……” 

女儿知道,那一声“老班长”温暖了他的记忆,温暖了他的心房。二十多年了,每有喜乐可以触动爸爸心绪,我们总是能够欣赏得到他的舞姿。尽管歌与舞的境域是那么的远,他却可以舞动出欣慰,舞动出幸福,舞动出喜悦。

爸爸的喜悦是悠扬的舞动。

从酒店阶梯走下,不是我搀着爸爸,而是他牵着我的手…… 

记得以往夜行时、远足时,爸爸也曾这样牵着我的手,我不以为自己娇贵,只是全身心里充溢着满足,似乎那种无法说出口的父女亲情只能在默默的牵手中流淌。

爸爸18岁那年当了一名通讯兵,参军后一直在东北的大兴安岭。1958年,支援西北,父亲就随部队来到了阿拉善。退伍转业后到了邮电局,1985年,爸爸提前退休了…… 

退休后,爸爸在家发挥余热掌勺侍弄着一家人一日三餐。逢了节气,更是爸爸操厨,忙得热火朝天。爸爸支撑了这些年岁月的激情,培养五个孩子的艰辛,让他的皮肤逐日布满道道皱纹。而充满热情的他,却能每日将爬上心灵的无数皱纹一一抹掉。

小时候,我和妹妹最让他费心了。妈妈忙着挣工分,我和妹妹的长发也只有爸爸为我们打理了。记得那时,我和妹妹轮番让爸爸的长腿当溜溜板,我们嘻笑着让爸爸给梳小辫,偶而发丝上有一些寄生虫,也都是爸爸拿一种粉笔状的“灭虱灵”悉心涂抹在我们的头发上让它们死亡脱落。

记忆中,爸爸年轻时的影像还未消失,他在我们心目中,还是那个脾气温和、很有孩子缘的爸爸。岁月无情,不知不觉中,爸爸头发渐渐变白,手臂不再强壮有力,精力不再旺盛。曾经那个高大魁梧、乐于助人、精力充沛、无所不能的爸爸,如今,也需要接受同情与照顾了。

爸爸得了冠心病,疼痛的时候在床上不停的起卧翻滚,汗珠如雨滴。女儿责怪不及时告知,得到的回答是“夜深了,不忍心打扰你们”。

爸爸的坚强惊心动魄。 

2009年,爸爸做了心脏搭桥手术。爸爸由嬴弱变为健硕,由缄默变为健谈。

回到家的“庆功”宴上,爸爸端着酒杯,慈祥而欣慰地笑着,注视女儿:“感谢女儿!虽然是我和你们的妈妈给了你们生命,但是,你们也给了我们哺育的幸福、希望和力量。” 

看到爸爸眼里闪动的泪光,我读懂了什么是感恩!感恩是一种修养,感恩是一种气度,感恩是一种境界,感恩更是一种智慧。

女儿的心潮湿了。爱如空气,在你感受爱、呼吸它的同时,在你的心田播下的依然是一颗爱的种子!25天,它的煎熬不是陪伴不是护理,而是术前手术单上的那个签字!是女儿承受不了的负重。家里妈妈兄弟姐妹们的反对、期待、期盼都是在这几个字迹里的啊,这是责任与担当,也许就是诀别…… 

爸爸是昂首挺胸走进手术室(他要求自己走进去,不让用轮椅推他进去),一如战场的战士,挺着那份坚强挺着那份自信。那一瞬,那一个回头,那一个坚定的目光,那一声“女儿,放心吧!”坚强了女儿的坚强。六个小时的手术,38个小时的重症监护,女儿是整整44个小时没合眼。我祈福,我呼唤。上苍真的是眷顾有爱懂爱珍惜爱的人们,爸爸的顽强、坚强为他嬴回了健康,也为孩子们嬴回了延续爱的时间和爱的力量。

女儿也端起了酒杯,“爸爸,这些年 ,您让我们明白了沉稳和厚重; 让我们感受了广大和浩瀚;让我们领略了高大与沧桑!您,如山,如海,如大树,爸爸,我们爱您!”爸爸微笑的面容上绽放了开心的泪花。 

“陕北出了个刘志丹,刘志丹不简单,带着部队上横山……”爸爸随着舞曲舒展着情感,舞动出欣慰,舞动出幸福,舞动出力量…… 

爸爸的喜悦是悠扬的舞动。

从酒店到家一直被爸爸牵着手。

爸爸以饱经风霜的阅历和年迈的腰身撑起了我们的天空。行走在暖冬的阳光里,心情豁然溢满清爽与暖意。不知是飒爽的风吹走了寒冷,还是手里还系着爸爸的殷切期望,系着爸爸的深情爱意…… (胡巧云)


 
“廉”花遍地春满园 :上一篇 <  |  > 下一篇:我有一只小羊羔
 
阿拉善右旗人民政府主办   阿拉善右旗党委宣传部承办  蒙ICP备12003640号-1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 阿拉善右旗人民政府   蒙公网安备 1529220200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