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沙海清泉 > 美文鉴赏
 
苏木生活拾贝
发布:2014-03-30 | 作者: | 来源:阿拉善日报 | 查看:

初到苏木,我以为自己有学问、有热情,在基层工作应该游刃有余,事实并非如此。苏木工作不是吟诗作赋,不是绘画绣花,也不能仅凭自己的一腔热血,而是时时事事围绕群众生产生活来开展。“旗上的政策是什么?农民种植什么作物合适?庄稼的销售情况如何?自然灾害的应对措施是什么?牲畜的防疫措施是什么?群众之间的纠纷怎么调解……”这一道道试题摆在你的面前,都要讨要一个结果,我和同事们工作的过程,就是寻找一个最佳答案的过程。 

  基层工作,最重要的就是要从实际出发。如果你用空话、套话来宣传政策,群众也会敷衍你,配合你演出直到谢幕。他们内心里并没有真正认可你所说的话,依旧我行我素。一次,旗直部门一位领导坐在台上给嘎查牧民宣传政策,讲话满口官腔 “这个、那个、我说啊,中央、地方、自治区……”群众坐在下面一头雾水,文化程度不高的农牧民们没有明白究竟在讲什么。这时,苏木的干部要“翻译”:“老乡们,领导的意思是说啊……”空话套话解决不了具体问题,群众不需要。我们的工作就是从实际出发,让群众理解、明白,从朴素的道理出发,让群众接受、领会。你付出了真诚,自然得到他们的拥护。

  朝九晚五的工作时间,在苏木是不适应的,在苏木工作,几乎没有具体工作时间而言。我们的上班时间,农民忙耕种,牧民也在放牧,我们下了班,他们又骑着摩托来找你解决各种问题,办理各种证件,我们依旧要为他们工作。一次,一位留守的老牧民巴特尔来找苏木政府,想让帮助自家的骆驼带“鼻棍子”,我们有充足的理由可以拒绝他,但群众的需求,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我们答应了他的请求,我们驱车翻山越岭来到他家,他家有30峰骆驼,由于平时没有圈养,野性十足,我们把骆驼赶到驼圈里,刚一靠近,骆驼便使出“扫堂腿”,谁也不敢靠近,巴特尔挥舞起绳索套住了一峰骆驼的脖子,我们这才一拥而上,交叉转圈,绊住骆驼腿,放倒了骆驼,然后巴特尔拿出“鼻棍子”,熟练的给骆驼鼻孔穿上“紧箍咒”,就这样穿了十几峰骆驼,天色已经很暗了,我们也筋疲力竭了……。像这样,工作到晚上赶不回苏木,是常有的事,我们就住在群众家里。和农牧民喝喝小酒,拉拉家常,拉近的是干部和群众的心。

  在苏木工作,干部职工都是很不容易的,人人可谓“一专多能”。除了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外,我们还要当厨师、当服务员、当清洁工,给牲畜打针防疫、植树浇水、沿国道清洁环境、帮农民摘棉花、帮牧民找羊抓骆驼……一天中40%的时间在做自己的本职工作,60%的时间就忙于其他的工作任务之中了。在机关单位工作你可能会得颈椎病,在苏木工作,或许骆驼一蹄子,你就落下了终生残疾。群众是真诚善良的,但其中也不乏地痞无赖。他们不讲道理,不听政策,只关心自己的好处利益。有时,他们无理取闹、出言伤人,实在是忍无可忍。然而,忍无可忍,还得忍。

  一直在环保部门工作的我,总觉得“环保”一词在心中的占据很重的份量,因为它肩负着保护一方碧水蓝天的神圣职责。到苏木工作之后,我才明白,青山绿水固然重要,然而最重要的是群众的柴米油盐、群众的生产生活、群众的安危冷暖。民政、扶贫、就业、农、牧、林、水,谁能说这些部门的工作不重要呢?

  苏木干部是寂寞的、是朴实的,离开家、离开孩子,在清苦的环境中工作,只为了肩上的这份责任。在平时的工作中,没有人西装革履白衬衫,穿衣打扮和农牧民没有太大区别,平时的生活里,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但是我们的生活中,并不缺乏欢歌笑语,同事们之间朝夕相处,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我们放飞心情、拥抱大自然,我们用简单的人生承担繁杂的工作,我们用积极的态度应对单调的生活。

  这就是我的苏木生活。?赵慎祥


 
绿色的守望者 :上一篇 <  |  > 下一篇:驼乡之水
 
阿拉善右旗人民政府主办   阿拉善右旗党委宣传部承办  蒙ICP备12003640号-1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 阿拉善右旗人民政府   蒙公网安备 1529220200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