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沙海清泉 > 美文鉴赏
 
更北的北方
发布:2014-04-14 | 作者: | 来源:阿拉善日报 | 查看:

王爱学 

  邂逅中的一次远眺,看到了与记忆里一样的北方天空。想念搁得太久,犹如一个奇怪的东西惊吓到小孩,虽然恐惧,却总想触碰它。多么想念从前的北方啊,那边没有伤害,没有陷落,也无需抵挡。哦!北方,别在让我怅惘吧,我已承受不住。

芨芨草

  狂风侵袭,芨芨草细长的叶子被吹乱的没有方向,瑟瑟颤抖,草杆亦被磨砺的干黄而发亮,叶子上的倒刺用尽力气做出最后的抵挡。来年春夏,芨芨草重又生出一些深绿与新枝,不讨巧也不惹人注意。新奇的是枯黄的草杆和叶子如去冬的样子又经历了一个夏秋,没有变化,也没倒下,依然与新生的枝条并肩站立。一年复一年,如出一辙,芨芨草会长成芨芨墩。

水之心

  寂廖的原野上,忧郁的天色,些许的植物,稀疏的几株树,清冷的雨从天空悄然飘下。轻微的风中,转暗的天色,起伏的沙漠,无尽的绵延,清冷的雨从天空轻轻滴落。漠北的雨哪,漠北的心,没有言语,倾其所有,泽被着它的子女。漠北的雨哪,漠北的为人,平淡无奇,一味的忠实,习惯了苦难。漠北的雨呀,无法避开的伤心。

爱情花

  疾风几欲摧毁北方的爱情,是北方的花朵拯救了这隅的爱情,君不见,那原野、戈壁、荒漠上压不住,破土而出竟相开放的花朵。越是干渴的土地,越要开出灵性、纯真、奇异的花儿。晨风里,娇嫩的花瓣带露,晶莹剔透,薄如蝉翼,这恋爱中的花儿呀,怜怜动人,让人喜爱的目眩。晚风中,花儿倦了,热烈藏在心里,温柔依旧,轻轻吟唱,追忆那一刻无比美丽的绽放。只此间的花配得起如此美丽吧。

朔风劲

  没有北风,北方就没有冬天。凛冽的寒风带着刃,横扫天宇,一切阻挡都徒劳无益。北方的风野惯了,四处闯荡,不受拘束。北风吹着口哨呼啸而过,卷起枯叶,吹起冻雪,掀起荒草,撞得树枝哗啦啦响,面对被它折腾得力尽又疲于应付的所有物事,冷冷地无动于衷。北方的大地,大地上的北方人,怔怔地瞧向北风,他们懂得,待到春回时,它自己会安抚下来。北风像是北方少年的脾气,不必太在意。

香袭人

  一时记不清,沙枣花开在几月,常感到它随时会开放。简单的沙枣树,朴素的沙枣花,那一嘟嘟小的零星的花,白色的底,黄色的芯,怎有这么的香味。摘些来嗅,香得人忘乎所以,迷惑了,以为脱离开世俗。最可佳,晚风中,香气弥漫在整个村庄,溶入空气里,熏醉了人心,有些暧昧。老天开了个玩笑,瞒天过海地塞给北方一份旖旎。

云舒卷

  云在天上,人在底下,需要抬头仰望。北方的云,背景是蓝色的天,要么大朵大朵,相互嬉戏,要么随风流动,变幻图形,让人捉摸不定。晴朗中,投出一片阴影,招惹得孩子跟着跑。淘气调皮时,大白天又会跌落些晶莹的雨滴,令人啼笑皆非。北方的云,轻盈而飘渺,自由自在,给人以无尽的遐想。云是北方的思想,守护着北方的善良。

清明柳

  千万莫错过清明看柳,错过几天便是错过了一年。柳的最赏心悦目定是清明的前后几天,柳条泛绿深深意,枝芽初露细细开,不能触,不能碰,恍恍惚惚,鬼精灵似的带走纷纷扰扰。在和询的风里,在畅想的季节,踩着无形的河流前行,不管不顾必然去看柳,看了人就清醒了,看了就明白了自己,尽在可得不可得之间,当真愉悦到极点。说不清道不白的清明柳,其实是北方的灵感。

话外音

  别在抱怨吧,到底还要什么?如果记得起,请回到北方吧,回来整理一下心情。


 
共铸阿拉善梦 :上一篇 <  |  > 下一篇:绿色的守望者
 
阿拉善右旗人民政府主办   阿拉善右旗党委宣传部承办  蒙ICP备12003640号-1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 阿拉善右旗人民政府   蒙公网安备 15292202000004号